vwin
  咨询电话:15216585469

vwin德赢体育app

一线|不甘被说只会写五个字 影评人:影评对电影推动很大_娱乐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中国电影票房突破600亿,票房市场的蓬勃发展,也带动了更多海外的学者和影评人研究中国电影, 在中国电影的持续发展中,电影评论、影评人起到了什么作用?为何业界对于影评人向来并不友好?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期间,国际影评人论坛于12月15日举办,纪可梅、焦雄屏、文隽、尹鸿等电影人、评论家齐聚,探讨电影评论对电影发展以及推进各国电影文化交流起到的作用。论坛中,尹鸿提出:“高质量的、高端的电影的发展,跟观众的欣赏水平和欣赏的习惯是分不开的,而观众的欣赏水平的提高和欣赏习惯的养成,这就需要我们影评人发挥更加积极和更加专业的作用。特别是我们一定要用专业化的影评来引导观众更好的欣赏电影。只只有观众水平的不断提高,才能进一步促进电影创作质量的提高,才能进一步提升一个国家的电影整体的文化水平,也才能让一个国家的电影在国际传播上取得更好的效果。”中国台湾电影学者焦雄屏表示,曾有一代法国的评论界,能够重新改变全世界对电影价值的评断,开始推动所谓的“作者论”,这个作者论改变了全世界对电影重新的看法。谈及台湾电影的发展史,焦雄屏称:“在台湾电影界一片荒芜的时代,评论为电影界发挥了巨大的功能。八十年代,电影界有一个众志成城的心理,大家都要改变台湾电影,想要推动一种新的电影认知跟美学,这个时候,一方面对旧有的体制和大家认为比较平庸的电影做出一些口诛笔伐,但更重要的是对于新的一些大家不知名而且看起来很有创作力的电影产生非常大的推动作用,在那个时候我们推动了所谓的台湾新电影运动,年轻人一代对我们的想法或电影的看法受影响非常大,所以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侯孝贤这样一批新导演,包括我自己在内,强力的把他们推出去。”焦雄屏认为,第五代导演在国际上的扬名也离不开评论的作用,“比如说陈凯歌导演的《黄土地》,当时在内地上片其实很快就下片,但是在香港上片的时候,一个礼拜中出现了非常多的评论,大家都认为这是石破天惊的作品,于是这个观点才会重新回到内地,这也对当时《黄土地》在内地被接受以及对第五代导演整体的印象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对于时下网络普及后,人人可评论的现状,焦雄屏在感到这一现象推进了电影更大程度的普及之余,也担忧速食化的评论不利于电影内容的沉淀:“它有好的地方,比如说从以前的非常精英式的评论电影立场,现在换成一种比较贫民式的、很自由的、大家都可以做评论的交流方式。另外,我觉得以中国这么庞大的一个国家来讲,它本身有非常多的分众的功能,大家在网络上可以自己找跟你脾气、片相、趣味、美学相近的人做交流,不需要非常单一或者主流性的媒体做传播的功能,所以这个分众的存在,我觉得也是在新的网络时代里面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更令人忧心的反而是我觉得严肃的、具有沉淀的功能的评论,慢慢的会被一种消费指南式的或者是广告噱头式的、口号式的短评代替。有时候一部电影突然统一口径的出现一个结论,我觉得是网络上广告式的、噱头式的短评很容易有感染力,很容易有传播性,但是这个感染力和传播性对于评论的严肃是非常大的挑战。因为有一些创作力很强的作品在短时间内其实忽然的像浪潮一样的被一两句噱头式的话带过去以后,这个电影就过去了,而这应该是大家经过深思熟虑来讨论、沉淀,翻找它的创造力的来源,并且理解创作者想说什么,他在电影工业中有什么长足的影响,所以这是我觉得现在更应该讨论的问题。”